• AI人机交互:技术、应用与伦理

    2019-06-10 15:44:54

    当前,人工智能产业环境悄然变幻:5G的起步为AI的应用普及提供了无限可能,AI产业化正在成型。未来人工智能走向何方,从机器智能到社交智能,语言智能能否进入智能产业的核心?

      当前,人工智能产业环境悄然变幻:5G的起步为AI的应用普及提供了无限可能,AI产业化正在成型。未来人工智能走向何方,从机器智能到社交智能,语言智能能否进入智能产业的核心?日前,全球人工智能技术大会在南京举行,且听17位国内外院士大咖围绕人工智能理论、技术、应用、伦理展开的思想大碰撞。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沈向洋依然是三句话不离“小冰”,他以微软小冰最新近况,介绍了微软在人工智能方面最新进展,也以此引发与会者关于人工智能“智商”与“情商”结合推进的思考。

      沈向洋表示,微软的人工智能小冰,是全球第一个以培养情商为目标的人工智能系统。他说,“从2014年在中国发布以来,小冰成为了首个被普遍部署的聊天机器人,小冰被设计成了一个18岁少女的形象,拥有极强的语言能力、视觉感知能力以及180多项技能。目前,小冰在全球拥有超过1亿个用户,与用户间的对线亿回合,而且是第一个给人类打电话的聊天机器人,目前已给人类打了超过100万次的电话。在过去几年中,小冰通过一系列技术迭代不断改进,她还成为电台、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了60多档节目。小冰还可以画画、跳舞,还可以唱歌、作诗。”

      小冰已经如此厉害,但是在微软团队科学家的技术创新下,小冰依然不断突破她的“人设”。沈向洋在身后的大屏幕上向听众展示了一个二维码,这是“少女画家小冰”的创作小程序,为用户提供的交互行为是“委托小冰为你创作一幅画”,记者输入“诗酒趁年华”,经过3分钟后,小冰为记者独立完成一幅印象派风格的油画。

      沈向洋解释说“少女画家小冰”名叫“夏语冰”,取意“夏虫不可语冰”,夏语冰同学真实身份就是微软小冰,只花了22个月,就学习完了人类艺术历史上400年236位画家的画作,现在夏语冰在接收到文本或其他创作源刺激后,可以独立完成原创的绘画作品。今年5 月,并非中央美术学院正式在读研究生的小冰,参加了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展,与其他沉浸在艺术世界的同学一起展览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小冰的绘画作品不是随机的画面生产,也不是按照现有的照片或者图片进行风格迁移或者滤镜处理,它是“完全原创”的绘画。

      “输入激发源—创作三分钟—画作交付”三步骤,在接收到人类给出的命题后,小冰会独立思考创作。而小冰是如何思考的,如何选择流派、颜色和笔触作画?沈向洋没有解释。而记者获悉,目前,微软小冰给中国服装企业提供了基于人工智能的纺织面料设计平台,该平台能够设计十余种主流风格,并实现按需创作。这样的机器人学习和创造能力以及智能化商业空间,带给与会者头脑风暴与深度启迪。

      论坛现场,背景大屏上“搜狗同传”一直实时进行着同声传译,全程吸引观众的目光——大家在感叹“同传要失业”的同时,也会因为发现“AI”被翻译成了“爱”等小BUG而发出理解的微笑。显然,机器还未做到百分百完美。

      聊天机器人,语音助手,智能客服,智能音箱……社交机器人多大程度上可以自如地和人进行对话?语言智能能不能进入智能产业的中心?自然语言对话的挑战在什么地方,突破的技术重点又是什么?在随后的尖峰论坛上,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监李航等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李航认为,机器达到和人同等的对话能力还非常困难。他说,人的自然语言理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目前人类尚不清楚人脑的语言理解机制,比如语言理解的多义性、多样性问题,虽然迄今有很多研究,但仍然没有根本解决。所以,用机器完整模拟人的语言理解非常困难,但是在特定领域和场景下,和人一样进行自然语言对话的社交机器人,我们已经看到。他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进行扩展,以更低的开发成本覆盖更多的领域和场景。

      “目前人工智能的很多红利还没有释放,未来的AI新应用还有很多突破的机会,比如教育、娱乐等产业。”李航认为,机会与挑战并存,近年来,深度学习被成功应用到包括对话在内的自然语言处理上,取得了重大进展。“深度学习已成为自然语言处理的强大工具。语言和知识,既可以由符号表征,又可以由神经表征,如何将符号处理和深度学习结合,应该是未来研究的重要方向。”

      “怎样让人机交互更自然,提高信息获取效率,是我们的任务。”王小川说。他用搜狗在AI领域的探索为例:生活中存在大量图片、语音中需要翻译的内容,使得用传统的翻译软件效率低下,搜狗翻译不断革新,除了文本翻译,目前还具备语音翻译、对话翻译、拍照翻译等多种形式。而翻译技术不断创新的背后,是搜狗以语言为核心的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的AI理念。

      知识计算板块,搜狗从翻译、问答、对话三个方面发力,王小川说,感知是处理语音、图像,认知则是处理翻译、问答和对话。目前,机器已能够独立完成对语言的认知,“今后,我们希望让搜索升级为问答,输入法走向对话,让表达和信息获取变得更简单。”

      “当车祸无法避免时,自动驾驶汽车该如何取舍,是优先保护马路上的行人,还是优先保护车内人员?”耶鲁大学技术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黑斯廷斯中心高级顾问温德尔·瓦拉赫(Wendell Wallach),在主题演讲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生活在技术发展超乎寻常的年代,新技术带给人类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令人惊叹也令人畏惧。“技术进入驾驶座,成为人类命运的决定因素,如果系统失灵,谁将承担责任?自动驾驶只是触及到技术伦理与道德的冰山一角。”瓦拉赫说,家庭机器人、自动金融系统等已经能够影响人类的生活,并将产生难以预料的伦理后果,人类应该尽快有所行动,让伦理和科技的发展同时进行。

      他反复提及隐私、责任、偏见、公平和透明度等词语,认为提高人工智能的透明度应当摆在第一位,“人工智能如同黑盒子一般,我们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地去了解它。”而随着机器习得类人的语言能力,它们也容易习得某些人类的偏见,这种偏见若被放大,后果不堪设想。因此,瓦拉赫提出对AI的国际监督,“我们是否应该将决策权交给机器?如何制订机器人的道德准则?我们成立了国际AI治理大会,列出42个不同的原则清单。”他探讨建构一种人工道德智能体,让AI具有基本的道德敏感性,并逐步使AI具备道德决策能力。他还提出用一种审慎监管的方式——设置一条“红线”,在保障大众利益的前提下,为科技留出发展空间,并用这种方式使公众了解人工智能伦理的边界。

      瓦拉赫认为,全世界人工智能伦理的发展尚属起步阶段,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迅速,有更大的责任参与到人工智能伦理国际机制的建构当中,因此他在探索建立人工智能全球网络时,很早就开始考虑中国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