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应该要放低身段

    2019-07-04 11:47:33

    大连7月2日电 (何凡)7月1日至3日,以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为主题的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论坛期间,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接受

      大连7月2日电 (何凡)7月1日至3日,以“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为主题的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论坛期间,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接受了新华网的专访。他表示,只有形成最广泛的应用基础,智慧城市建设才能形成收益,此后才能在竞争过程中形成技术变革,推动技术水平的提高。政府应该要放低身段,把智慧城市的各项应用交给市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

      李铁:关于智慧城市的说法很多,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判断。我国互联网应用广泛,在无现金支付、智慧停车、共享经济、共享单车、网约车、外卖、快递等方面都已实现智慧化,已经走在世界前面,可以说中国的城市至少已经实现1.0的智慧化。它是基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人工智能的智慧化。这个智慧化是基于市场的,而不是基于政府的。

      谈智慧化的时候,我们更关注的是市场的应用。这种应用在完善后进一步向社会普及的时候,政府可以购买它用于政府管理和治理应用的一部分功能。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社会应用过程中,政府有关的很多项目,其实已经做到智慧化。政府办公系统内部的数据处理,可以完全交给市场来做。只不过要制定一个围栏,划清涉密界限,由企业完成就可以。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当提出智慧城市的时候,政府的热情大于市场,那会使政府大量投入到最无效的运转和管理中。这样的运行模式效率低,不计成本,不产生收益,也不会产生技术变革。只有形成最广泛的应用基础,才能形成收益,此后才能在竞争过程中推动技术变革和升级。从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推动的技术变化,靠政府这一端是做不到的。我更偏重于政府应该要放低身段,把智慧城市的各项应用交给市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选择。

      我们还看到,尽管一些城市政府在主观上提出要搞一套智慧的管理系统,但另一方面这种政府的制度优势体现出来,就是它对智慧应用上没有门槛,没有固定的利益群体和利益结构来影响到妨碍智慧的应用。之所以那么多垄断的技术、最先进的技术在发达国家被研发出来,但是在中国可以形成更好的应用,就缘于中国有最大的城镇化市场基础,没有已经既定的利益格局和制度体系。政府可以根据如何有利于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有利于市民的需求,迅速决定技术应用和推广,甚至基本是开放绿灯。没有各种利益制约,这是我们最大的制度优势。